3·20贵州学生打砸学校事件

编辑:粮饷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7 16:36:01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贵州3.20学生打砸学校事件一般指3·20贵州学生打砸学校事件
2015年3月20日零时30分,贵州省普定县第一中学发生打砸学校事件。采访中有学生告诉记者,自打寒假开学搬入新校区后,由于食堂配套设施不健全,吃饭成了头号难题。
近一周时间内,同学们相继出现腹泻等症状,救护车成了学校里的“常客”,焦躁和不安在学生中不断蔓延,最终导致此次事件发生。图为网友发布的疑似事件现场。[1] 
2015年3月21日,普定县委、县政府已成立调查组就此事进行全面调查。[2] 
中文名
3·20贵州学生打砸学校事件
事发地点
贵州省普定县第一中学
事发时间
3月20日零时30分
事发原因
食堂配套设施不健全

目录

一位高二学生对记者说,学校当晚到处是哭闹和喊叫声,“整个公寓都炸开了锅。”事实上,校方发放被子亦是学生吐槽内容之一。“也就拇指的厚度,许多同学都在半夜被冻醒,可全套被子收费490元。”同学告诉记者3月20日当晚,宿舍外满是此起彼伏的喊叫声,紧跟着“啪啪”的玻璃破碎声以及剧烈的金属摩擦声。
男同学们把楼梯扶手的栏杆拆卸,包括玻璃护栏也未能幸免,垃圾桶、塑料脸盆、被子甚至木板床顺着窗子飞了出去。[3] 
当晚,警车和警察出现在校园。据普定县政府公告称,县委、县政府相关领导及有关部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处置,经劝解,发生过激行为的学生已于3月20日1时30分前全部返回宿舍就寝,没有人员受伤。县委、县政府已成立调查组就此事进行全面调查。
学生们对于公告中“部分学生故意损坏宿舍设施,打碎窗户玻璃等过激行为”的定性不以为然。有同学表示:“要想想学生们为什么会这样做。”[4] 
一名高一的学生对记者说,因为排队打不上热水,方便面都难以泡熟,直到开学三天之后情况方稍有缓解。然而,学生们还对饭菜质量提出质疑,不少学生在饭菜中发现了肉虫。“许多菜都是酸的。”从18日起,便有学生陆续出现呕吐腹泻、四肢乏力等症状。救护车将部分学生分别送往普定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院。[5] 
3月19日晚,有同学担心耽误课程带病上课,晚自习后再次有部分同学出现肚痛、抽搐等症状。有的教师甚至骑自行车将学生送往医院。
20日晚,学生中亦有传闻称有上百名同学因腹泻住院,多日焦躁和不满在积蓄后爆发,甚至有学生试图用打火机点燃被子。[6] 
当地媒体之前的一篇报道曾让人们对这座位于县郊的新校区充满期待:校园干净整洁,道路平坦宽敞,教学楼、宿舍楼崭新大气,校园内还建有超市方便学生购物,学生可随时通过充值卡来购买生活用品问题。
然而,或因该校而住院治疗的学生共有44名,大多为肠胃炎,除了几个学生还在留院观察外,其他均已返校或回家。普定中医院一名工作人员亦证实,该院目前只有两名学生住院治疗。[7] 
而普定一中的一位中层干部告诉记者,学生情绪激动,“是个别学生想挑起事端”。但在学生看来,同学的怒火已经积蓄了近半个月。3月8日,新校区开学,由于食堂设施未完工,只有一个窗口营业,学生们打饭只能排成一条长队,而食堂最多也只能容纳一千人多人同时就餐。
一名高二的学生告诉记者,起初要排上一个多小时的队才能吃上饭,甚至有同学戏称打饭比春运抢票还难。按照学校的作息安排,午餐也只有35分钟,“有的同学排着队就哭了出来。”[8] 
有学生告诉记者,除了食堂问题之外,引进衡水中学模式或是引发学生打砸诱因之一。2015年1月,普定县政府与河北衡水中学签订协议书,河北衡水中学委派管理团队和县人民政府指定的管理团队开展合作办学。普定县一中引入衡水中学模式,新学期即开始实行军事化的封闭管理和严格的量化考核。
一位学生表示:“衡水中学模式对学习很有帮助,但我们本身基础薄弱,自由散漫惯了,突然封闭起来会很不适应。”[9] 
记者致电贵州省普定县一名副县长采访此事,他以在外地出差不了解情况为由,竟然拒绝了采访。[10] 

3·20贵州学生打砸学校事件事态进展

编辑
除几名学生还留院观察外,从3月18日开始送往普定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院就医的大多数学生已结束治疗返校或回家。
3月20日,零时30分,正要就寝的张华(化名)听到宿舍外突然传来此起彼伏的喊叫声,紧跟着的就是“啪啪”的玻璃破碎声以及剧烈的金属摩擦声。他奔出宿舍时,有的男同学们已经把楼梯扶手的栏杆拆卸,包括玻璃护栏也未能幸免,垃圾桶、塑料脸盆、被子甚至木板床顺着窗子飞了出去。
张华是贵州省普定县第一中学的学生。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打寒假开学搬入新校区后,由于食堂配套设施不健全,吃饭成了头号难题。而近一周时间内,同学们相继出现腹泻等症状,救护成了学校里的“常客”,焦躁和不安在学生中不断蔓延,最终导致此次事件发生。
不过,普定一中一位中层干部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学生情绪激动,“是个别学生想挑起事端”。
但张华看来,同学的怒火已经积蓄了近半个月。3月8日,新校区开学,由于食堂设施未完工,只有一个窗口营业,学生们打饭只能排成一条长队,而食堂最多也只能容纳一千人多人同时就餐。一名高二的学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起初要排上一个多小时的队才能吃上饭,甚至有同学戏称打饭比春运抢票还难。按照学校的作息安排,午餐也只有35分钟,“有的同学排着队就哭了出来。”
学校食堂里打饭的窗口只有一个,买饭的队伍要排到食堂外。“刚开学的时候,我们排了1个多小时队才吃上饭。”该校同学说,
“但是中午只有40分钟吃饭时间,很多同学吃不上饭。”
《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组图片显示,打饭的学生的长队排成“L”形,从餐厅一直延伸至室外的甬路。一名高一的学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因为排队打不上热水,方便面都难以泡熟,直到开学三天之后情况方稍有缓解。
然而,学生们对饭菜质量提出质疑,不少学生在饭菜中发现了肉虫。“许多菜都是酸的。”一位女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从18日起,便有学生陆续出现呕吐腹泻、四肢乏力等症状。救护车将部分学生分别送往普定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院。据张华回忆,19日晚,有同学担心耽误课程带病上课,晚自习后再次有部分同学出现肚痛、抽搐等症状。有的教师甚至骑自行车将学生送往医院。
当晚,学生中亦有传闻称有上百名同学因腹泻住院,多日焦躁和不满在积蓄后爆发,甚至有学生试图用打火机点燃被子。一位高二学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到处是哭闹和喊叫声,“整个公寓都炸开了锅。”事实上,校方发放被子亦是学生吐槽内容之一。“也就拇指的厚度,许多同学都在半夜被冻醒,可全套被子收费490元。”
当地媒体之前的一篇报道曾让人们对这座位于县郊的新校区充满期待:校园干净整洁,道路平坦宽敞,教学楼、宿舍楼崭新大气,校园内还建有超市方便学生购物,学生可随时通过充值卡来购买生活用品问题。
当晚,学生们很快发现,警车和警察出现在校园。据普定县政府公告称,县委、县政府相关领导及有关部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处置,经劝解,发生过激行为的学生已于3月20日1时30分前全部返回宿舍就寝,没有人员受伤。县委、县政府已成立调查组就此事进行全面调查。
然而,学生们对于公告中“部分学生故意损坏宿舍设施,打碎窗户玻璃等过激行为”的定性不以为然。“要想想学生们为什么会这样做。”上述高二学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11] 
贵州“学生打砸学校”追踪:学生打饭排1个多小时队。[1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